除直接受贿外,他还采取“迂回”战术,搞第三方请托,通过向那些他曾经“关照”过、对他感恩戴德的领导干部打招呼,让其为他身边的不法商人“开绿灯”“行方便”,达到权钱交易的目的。与余麻约有不正当经济往来的30多名请托人中,请托事项涉及岗位调整、经营关系、项目建设、设备采购甚至是车牌选取等多个方面。

西安一个被称“改革开放后中西部地区最大外资项目”的三星存储芯片项目,征地拆迁过程却曝出存在巨大腐败:拆迁公司虚增一倍多的拆迁面积,使国家多支付了10亿余元的拆迁款。